1 2 3
©一灯如豆谈游魂 | Powered by LOFTER

《Returning 1001》

不知道怎么夸太太就是呜呜呜呜


山斩风:

张起灵拖着一只旅行箱,于下午迈进了山东某地的一家旅店。



这时他离开杭州已经两个月多,期间就这么一直漫无目的地走走停停,也不说话,也没什么理由。



两个月前的那天是个和往常一样平淡的日子,然而离开这件大事就这么突然地发生了。吴邪早上起床后照例出门去盘账,这是每天他要做的之一,家业很大,盘口和其他生意都有必须他决断的事,他走了之后张起灵再躺一会儿就会默默起床洗漱,他通常坐着发会儿呆,随便什么时候终于回过神后才开始慢腾腾地打扫家里。



他手脚很勤快,每天都把家里弄的干干净净,然后就开始...

标签:邪瓶
热度: 183

微博看到一段话突然感慨:某一种人将沙砾强行塞到你心里面待划出伤害的那一刻,数着数着时间永远都取不出来,你只能自己磨圆不平滑的菱角,同蚌病生珠般由着眼泪排出来。

如果眼泪是珍珠一样值钱的存在,那张起灵对自己眼泪的错觉是抠门,雕一座唯一一次泪脸的石像在极寒雪地中,唯有破冰者可融化吧。

同样的,那吴邪就是一个赌徒,别人掷骰子要的是赢,他却要的是那个不变的点数;别人吃东西投到这个数就吃这个数,他却要的是不停的扔出三个点,直到点数必定是那个数才肯恶恶实实不顾一切地收手。

收放挽留和出走,若苦厄是根,结束时苦是花厄是果,生命女神来挑选。

😢虐死我了。

可爱!

美攻工作室:

美攻工作室预售/代理 阴阳师同人 狗崽小盘子

【名称】阴阳师同人 狗崽小盘子

【尺寸】15*15cm

【材质】密胺

【画师】污莹hotaru

【价格】25r

首发cp23| ू•ૅω•́)ᵎᵎᵎ

预售信息和购买地址稍后添加

可关注微博 @美攻工作室同人寄售 获得一手信息哟

吴小狗:汪!

雨村雞農:

我們家有四隻小狗(?)

終於把舊圖整理完了(大概),最近畫的圖才會上tag免得洗版orz

标签:邪瓶
热度: 216

关于他(邪瓶)(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ABO好好磕!!!!


阿岛:

好了,我写了。


你们要看的校园ABO。



注意,是ABO



(上)



初中毕业那年,云彩考上了市里最有名的那所高中。



这所中学每年招收的omega人数有限,对她这种外地学生条件就更严苛些,不但成绩要好,还要通过身体检查,录取通知书下来了,爸妈脸上都有了光。结果报道的第一天,她就发现这所学校与自己期待的高中生活相去甚远。搬东西进寝室的时候,只有她拖着个...

【邪瓶】《叄十柒》

ooc

《叄十柒》

cp设定:马帮头头邪x刀客瓶

南飞雁,天欲雪。

云海翻腾,万物归息。

酒女缓缓倒出在酒炉里一直温热着的酒水,对流浪刀客讲:“客人的左手一直握着刀不累吗?这刀既重又锋利,伤人可快了,此间我们两人就快在床帐中颠鸾倒凤,您还是不肯放开它。”

她粉面含羞莞尔一笑,使出诸多媚骨销魂手段都没有让这位杀人无数的刀客握刀不稳。

她试探道:“只剩一只手做什么事都不方便呢。”

刀客酒已入口,女人腰细腿长的娇躯都没有让他眼皮抬起来,所有的刀客生涯如若一着不慎皆会是一种结果——活得短过朝露。刀能防身能杀人却没教会刀客学会怎么亲近女人。

酒女似乎认识到这一点,再次笑得嫣然无方:“一...

邪瓶碎碎念

同人邪对原著瓶说:这个瓶瓶好反常,竟然不想上我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听土味情歌的时候想到,简直笑吐。


同人邪真的很大胆,原著瓶比三叔脑海里的瓶更难搞。年下老攻操老张,靠北噢,同人作者如我我给你写ABO就是让你吸奶,揣崽涨奶水时期的受大胸肌变大奶太美味了好吗?福利喜不喜欢,嗯?心疼也不行,反正他强受不是更好艹了了吗?


邪:我喜欢的小受真是个有种又带感说不准能不能绑起来强要的美丽强悍男人。


原著邪:叹气,我亲爹没写的东西只能靠脑补。

同人邪:三百六十天天天不重样花式艹小哥都行。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死了我不做人了。

热度: 5 评论: 5

蛋(邪瓶)(下)

阿岛:

关于麒麟的传说有捏造,别信哈。


我写这个的时候,三叔还没有写天授唱诗人的梗,所以。



(下)



我看着一片狼藉的卧室。



床上一团焦黑,枕头被褥凌乱不堪,还冒着烟。小东西刚刚被我泼了一桶水,此刻浑身湿淋淋地站在地上,毛都耷拉着了。它似乎知道自己闯了祸,仰头望着我,一双黑眼睛透出几分慌张。



我忍住再叹一口气的冲动,扔下手中的塑料桶,转身去浴室拿了一条浴巾,就是我曾经用来裹石头蛋的那条,打算先给落汤鸡似的罪魁...

蛋(邪瓶)(中)

阿岛:

(中)



胖子斜眼瞅着我的蛋,不,那颗蛋。



“这上面怎么有条缝儿?”



“我没拿稳,不小心磕出来的。”别提了,前几天我揣着石头蛋从客厅里走过,一没留神它就从衣服里溜了出来,正好磕在柜子角上,当即干脆利落地裂开了。我心疼得不行,生怕闷油瓶还没长成形,就从缝里漏出来了。所幸缝隙不长,也很细窄,暂时不会危及整个蛋;但我还是忍不住有点担心,怕它像磕过的鸡蛋一样坏了。



小花转头看我,问,“你之前不是说这东西是青色的吗?还有上面的斑块呢...

蛋(邪瓶)(上)

阿岛:

这是最早发过的几篇之一。


期末复习,没有更文,大家伙儿就看这个吧。



(上)



闷油瓶出事的时候,我还在老家。如今我在道上也算是混出了些虚名,又是吴家的头脸,从前不待见我的现在都给起了面子,谁家侄女结个婚都要请我去喝酒,客气得很。



我原本无心应付这些场面。前几年春节,我都是待在杭州,和闷油瓶一块儿窝在家里;我有心把某人从前没有享受到的热闹全补上,总是尽量把年节安排得舒适,不让他受一刻的冷落。但这些年鲜少回家,多少有点亏待了爹妈,今年二老...

吃邪瓶,不拆逆
往后的余生
我只要你
往后余生
风雪是你
平淡是你
清贫也是你
荣华是你
心底温柔是你
目光所致
也是你